您的位置: 奉化信息网 > 历史

一家五口铊中毒案村书记证实与邻居有纠纷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14:19:32

一家五口铊中毒案 村书记证实与邻居有纠纷

[国内]近日,安徽朱女士一家五口因铊中毒入京在307医院治疗,大至60岁的老人,小至3岁多的外孙,都出现了脱发和肌肉疼痛等情况。事件一经报道便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。

究竟是有人蓄意投毒还是食物出现问题,《法制晚报》再次进行探访,挖掘这场中毒事件背后的诸多细节。

事发

两次中毒皆因一餐饭 家人怀疑与蔬菜有关

奇怪的事情是从今年8月份开始的。

朱女士告诉,暑假期间,她的二妹、三妹带着孩子回家来看望老人,当天在家吃了一顿饭就出现了中毒的情况。

当天饭桌上有一道蒸鱼、炒了一盘自家种的小油菜,四个大人饭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脱发和浑身酸痛。朱女士的父亲和三妹吃得多,情况也比较严重。但几个孩子因为不爱吃菜,只吃了鱼,身体并没有出现问题。当时家里人都以为是食物中毒,但是自己种的菜,谁也没想到会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。

我父亲当时就出现了脱发情况,几天头发就脱完了,他去当地小诊所开了点药。头发脱完后的20天,父亲的身体慢慢好了起来,头发也长了出来。而母亲和其他人没有看病也自动好了,大家就没太在意这件事。朱女士回忆。

同时,朱女士的表哥,当时身在山东打工的张先生得知自己的姑姑、姑父出现中毒的情况,想来看望两位老人。11月22日,他抽空和自己的姐姐、姐夫一起回到了安徽。谁知,这一次一家人出现了更严重的第二次中毒。

23日晚上,张先生等人请了四个客人来姑姑家里聚餐,加上两位老人、小外孙和他们三人,总共十个人一起吃饭。

我记得我们当天吃了鸭肉、红烧肉、驴肉、牛肉、冬瓜、油麦菜、萝卜、青椒炒肉,还有豆腐。张先生回忆,晚上他们送走了客人。

24日早上,他的姐姐把前一天吃剩的几样蔬菜混在一起热了一下,一家人吃后当晚就出现了不适,当时打个喷嚏就觉得肚子有点疼,但前一天走的四个客人身体并没有问题。

我怀疑跟家里的蔬菜有关系。张先生的姐姐说,她当时只热了蔬菜,其他几样肉类都没有进行加热,而当天他们吃的油麦菜等蔬菜也同样是自家地里种的。

朱女士说,出事报警后,派出所的人也去家里了解了情况,并从菜园里摘了一些蔬菜带了回去,但目前还没有公布相关结果。

病痛

两天内家人相继入院 四天内头发脱光

前后只待了5天,张先生和姐姐、姐夫于27日便一起返回了山东。一回去,张先生就出现了走路困难的情况,当晚便到济南当地医院去打针。28日,他的姐姐也同样因疼痛难忍,开始去医院打点滴。

此时,朱女士的父亲病情突然加重,家里人先后带他去了临泉县城、阜阳市,后来去了上海,辗转三次,在上海跑了6家医院也没有查出病因,后来在大夫的建议下才来到北京进行治疗。

朱女士的母亲也因情况严重无法动弹,只好用当地的救护车一路从临泉送了过来,到达北京时已经是12月5日凌晨2点钟。我当时不来估计就活不成了。朱女士的母亲躺在病床上说。

而张先生和姐姐,也因在山东几家医院都未能查出病因,于12月4日在医生建议下来到了307医院。

几天时间里,无论是翻身、走路、上厕所,病中的几人都已经无法自理。家里的几个姐妹轮番照顾,那几天我们几乎每天忙得连两个小时都睡不了。朱女士说。

从9日开始,张先生等人就开始出现了大量脱发的情况,前后就四天时间,我的头发就全部脱光了。张先生说。

在张先生提供的检测报告中,看到,几人的送检尿液中铊含量在g∕g∕ml,而在送检血液、尿液中均未检测到其它毒物。

疑云

唯一的矛盾纠纷 与邻居的宅基地问题

究竟为什么会中毒,朱女士至今也想不明白。他们一家生活在安徽省临泉县关庙镇涂庄村,家里5个姐妹,一个弟弟,几人都常年在外地打工,只有父母留在安徽老家照顾一个外孙。

出事后,家里人都怀疑是冰箱里存放的食物坏了,几个姐妹把冰箱里牛肉、猪肉全部清理掉了。后来又怀疑家里的盐有问题,所有能清的东西全都扔了,却怎么也没想到是铊中毒。

朱女士说,自己的父母都是老实种地的农民,平时也没有与谁结仇。要说跟谁产生过矛盾,只和村里的邻居因为宅基地问题有过冲突。

我们家有两片宅基地,邻居家想盖房,宅基地不够盖一套房子,就想占用我们家屋后一部分地方盖,起初我们家人不同意,后来他们就找大队到我们家来做工作,大队书记跟我们商量,后来我们就让了一部分地方给他们盖了一套房子。但两家人因此就有一些不和气。朱女士回忆。

她说,房子盖好后,邻居家不知用什么在墙上刷了一个红印,是一个山的形状,三年之后,她唯一的弟弟于2011年就出车祸去世了。

老家对这些东西很迷信,弟弟去世后,我妈看见他刷的那个红印,就问他:你刷这个什么意思?就这样吵了起来,还差点动手。去年一年因为这件事吵了两次,还有一次是因为小孩子不懂事在他家门口扔了垃圾。朱女士说,这是他们唯一有过矛盾的事,但是没有证据,也不能因此怀疑任何人,现在只希望家里人能尽快把病治好。

追访

村书记证实 两家曾有矛盾

关于朱女士一家与邻居的纠纷,致电涂庄村村书记对此事进行求证。村书记闻见告诉,两家的确因为宅基地产生过矛盾。

目前,派出所也来人进行了调查。村里人都知道他们一家铊中毒的事,但村里其他村民都没有出现过和他们类似的情况,也从没听说过铊这种元素。

就在朱女士的家人中毒后,她说还见过邻居一次:当时他骑着电瓶车往西走,我往东走,但是见面后谁也没有说话。

今天上午,村书记闻见找村里的干部专门去邻居家看了看,发现朱女士的邻居家并没有人在,他们也是常年在外地打工,偶尔回来,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

阜阳临泉两级公安 成立专案组调查

今天上午,拨通了临泉县公安局和临泉县关庙镇派出所的,办案民警均表示不接受采访,并表示没有义务告知。随后,从阜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了解到,目前阜阳市、临泉县两级公安部门已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,对此案进行调查。

现状

一家人病情稳定

体内毒素可完全除去

十几天时间里已经花了20多万。我母亲右腿现在依然没有知觉,父亲还不能自己走路。朱女士说,医药费成为影响治疗的关键因素,由于缺钱,治疗都停了下来,主要靠免费药物进行治疗。

前天,只有3岁零7个月小外孙因为发烧后,出现了掉头发的情况,也被送进医院进行住院。朱女士用手轻轻碰触孩子的头发,就会掉一大块。

十几天来,家里人都沉浸在中毒的痛苦中,表情凝重。只有偶尔的聊天能缓解各自不安的情绪。

北京307医院中毒救治科医生王浩春告诉,目前朱女士一家人病情稳定,正在恢复期当中。他表示,按照他们制定的治疗方案,这一家体内的铊是能够完全除去的,目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

不知道最初的时候摄入的量有多少,要进行不断地临床观察。王浩春说。

对于家属担心的费用,王浩春表示,他们目前给病人使用的清除铊的药物是免费提供的,只需看看他们有没有遗留系统的并发症,如果有并发症才需要后续的一些费用,目前观察结果是,两人神经系统的并发症已经基本痊愈,还有两名患者有待好转。

但对于这个3岁多的孩子,由于目前儿童铊中毒的情况比较少见。王浩春认为,孩子在神经系统的并发症方面应该与成人同类,但有没有长期毒性暂时还不清楚,孩子目前体内的铊含量比较低,我们正在想办法通过治疗,尽量不让他有后遗症的情况出现。

白羊座
健康
清史民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